当前位置: 首页> 中成药

近日,西安市医保局发布《关▐于落实国家4+7试点$工作监测任务的紧急通知》,要求₪큐药品生产企业、药品流通企业、药品采ⓛ购(使用)量、药品使用情况、药√品费用结构、药品ミ质量相关情况向有关部门εїз上报。
 
  ≡同时指出,除对25个中选药品从生产、流通到使用的各个环节进行监测外,同类可替代药品也将被纳入重点监测范围,如果发生用量激增的情况,将分析原因并采取调控措施。
&n♥bsp;
  关于4+7同类替代药品,此前由国家医保×局印发的《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监测方案》※中,就有详细提到《中选药品同类可替代品种参考范围》目录。其中明确,对可替代品种分为“完全可替代品种”“基本可替代(临床大多数情况下可以替代)”和“在一些特定条件下可替︵代”,共161个。
 
  西安市转发的国家医保局提供≌的中选药品→同类可Л替代品种参考╬范围清单,在同类可替代品种参考范к围中,分为完全可替代品种、基本可替代和在一些特定条件下可┈┉替代。
ц 
  其中,从中选药品同类可替代品ξ种参考范围来看,此次西安共提到2个完全К可替代品种,替诺福韦二吡呋酯和盐酸帕罗西汀(肠溶缓释),╝分别可替代正大晴天的恩替▎▏卡韦口服常释剂型和浙江华海的帕罗西汀口服常释剂型。
 
  在中选品种中,◁正大晴天的恩替卡韦口服常释剂型既有完全可替代品种替诺福韦二吡呋酯,ↂ又∕有╞基本可替代(临床大多数情况下可以替代)的拉米夫定,替诺福韦二吡呋酯和依非韦伦,还有在一些特定条件下可替代的阿德福韦酯。
 
  公开资料显示,恩替卡韦与替诺福Ⅵ韦两者都是目前慢性乙肝患者治疗的药物,也都是国内外指南╟推荐的核苷类抗病毒的↖药物。业内表示,这2个药在乙肝药物⿴中的江湖地位都很高,可以说一个是少林,一个是武当,竞争相当ё-激烈。
 
  数据显示,ì2018│┃年样本公立医院恩替卡〡韦替代药品中,恩替卡韦销售总金额为22.8υ3亿元,替诺福韦/二吡呋酯销售总金额5.7亿元,拉米夫定1.28亿元,依非韦伦0.02亿元,西酞普兰0.76亿元。
 
  可见,未来这些替代品种々或与正大晴天的恩※替▔卡韦展开▼进一步的竞争,并进一步瓜分庞大的市场。
 
  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口服常释剂型有基本可替代品种阿法替尼、奥希替尼、厄洛替尼、盐酸埃克替尼。2018年样本公立∮医』院吉非替尼替代药品中,吉非替尼销售额为8.77亿元,埃克替尼5.59亿元,另外奥希替尼、厄▌洛替尼、阿法替尼分别⊙*是1.23亿元、1.07亿元、0.08亿元。
 
  从数据来看,对于原研药企业阿斯利康而言,├虽然吉非替尼已经中标,▧但基本可替代≤品种在公立医院中占有的市场份额也不算小数,可以说阿斯利康迎来Ⅴ了一阵暴风雨。
 
  另外,中美上海施贵宝的福辛普利钠口服常释剂型以及北京泰德的氟比洛芬酯注射剂虽然有基本可替代品种,但相对来说影响力不会很〩大。